武汉九逸化工有限公司主营异丙醇正丁醇、醋酸丁酯等

武汉异丙醇

武汉正丁醇
武汉正丁醇

武汉九逸化工
产品列表

武汉醋酸丁酯

咨询服务热线:

18627002052

联系我们>>更多
武汉二丁酯

武汉九逸化工有限公司

联系人:胡经理
电   话:18627002052
微   信:18627002052
Q    Q:1025975437
地   址:武汉市东西湖区宏图路莱特化工市场 化工大楼1408


央视:地方政府监守自盗!化工园区顶风作案,

信息来源:http://www.whjyhg.com/ 作者:武汉异丙醇公司 发布时间:2019-02-25 04:22

2018年12月14日,焦点访谈播出《督察回头看,见长江伤害》!个别地方在共抓大保护上不作为、慢作为;有的甚至说一套、做一套,顶风而上、违法违规问题相当严重!地方政府监守自盗,化工园区违规土建,个别地方违法违规。看了之后真的触目惊心,令人寒心!如此“叫板”环保督察?到底该怎么办?

1


执法部门监守自盗

高浓度垃圾渗滤液



今年9月至11月,记者随生态环境部调查组对沿江11省市进行明察暗访,发现长江流域个别地区污染排放、生态破坏、环境风险仍然突出。




贵州省遵义市的新城区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主要负责遵义播州区及周边区域的生活垃圾处理。池子里乌黑发臭的污水叫做渗滤液,是填埋场在垃圾堆放和填埋过程中由于发酵、雨水冲刷和地表水、地下水浸泡而渗滤出来的一种高浓度的有机废水,危害性极大,也极难处理。渗滤液必须经过污水处理厂进行深度处理,如果直排进入外环境,极易对周围的水体和土壤造成污染。


就在督察人员和记者在对渗滤液池体渗漏进行检查和勘验时,一辆有工作人员操作的空载槽罐车引起了大家的注意。车上的工作人员将渗滤液往槽罐车抽,装满了渗滤液的槽罐车很快就离开了。槽罐车开得很快,几分钟后来到一个岔路口,记者和督察人员发现,它最终停在了高速路口旁边,司机下车打开了地上的一个井盖,把刚才抽取垃圾渗滤液的管子塞了进去。


几分钟后,记者看到又有一辆槽罐车来到了这个井口。据悉,渗滤液的处理成本非常高,是普通城市污水的数十倍,一些处理机构为了节约成本,就通过各种方式进行偷排。


为了掩人耳目,播州区综合行政执法局下属的环卫人员穿着工作服,把垃圾渗滤液拉到了几公里外的公路边处理掉,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在进行正常的市政作业,不会产生任何怀疑。


为了确定污水的走向,在槽罐车离开后,督察人员专门看了一下井盖,发现井口写着一个大大的“雨”,也就是说,垃圾渗滤液直接进入了雨水管道。雨水管道是专门用于收集城市雨水专用的,雨水收集会就近排入附近水体。沿着雨水管的走向,记者和督察人员果然在一条河道里发现了混着渗滤液的黑臭水体流出。


在遵义市政府的网站上,记者看到,播州区综合行政执法局行使的职能,就是负责全区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和综合利用监督,这样一个本该执法和监督的部门,明知道垃圾渗滤液的危害,却有组织地偷排,明显属于监守自盗。




记者和督察人员在现场进行了蹲守,发现来来往往十多辆槽罐车在向这个特定的雨水管道内运送渗滤液,每天不下几十车。以每车额定装载10吨计算,每天向雨水管道倾倒的垃圾渗滤液达到几百吨。


督察人员告诉记者,垃圾渗滤液排到沟里,浓度有多少,要看下不下雨,如果不下雨,浓度可能要达到每升上万毫克。纯黑的水如果直排到环境里,危害非常大。


现场取样监测结果显示,倾倒的垃圾渗滤液化学需氧量COD为14000mg/L,氨氮1620mg/L,分别超标280倍和200倍。经过生态环境部督察人员调取数据和询问核实,遵义市播州区综合行政执法局在2017年6月至2018年10月的一年半时间里,共组织1530车次,向城市下水道倾倒共计15300吨大量未经处理的垃圾渗滤液,这些渗滤液最终通过河道进入乌江,而乌江是长江上游南岸最大的支流。


由政府职能部门组织倾倒高浓度的垃圾渗滤液可以说触目惊心,这种行为给乌江乃至长江带来的影响无法估量。往长江水里排放污染物,是一种对长江的伤害,而在长江岸边搞大开发,侵占湿地保护区,也是一种对长江的伤害。



2


化工企业违规土建

严重影响当地居民



督察人员对江西省九江市长江干流100余公里岸线进行了明查暗访,发现九江市彭泽县和瑞昌市,在长江岸线边上违规开发的现象非常突出。


在江西省彭泽县矶山工业园西侧地块,推土机、挖掘机、运土车正在挖山、运土、填江。据附近村民反映,该区域原本都是村庄、农田、山林和水塘,部分已平整的区域也有多家企业正在施工。记者与生态环境部督察人员在双合村暗访时发现,数辆运土车正在向湿地倾倒土方。




督察人员和记者调阅“江西省湿地资源综合信息应用系统”发现,位于彭泽县矶山工业园内的洪家窑和张家冲约3000亩地块属于湿地,该区域北临长江大堤仅30米,现场目测,80%以上的湿地已被侵占毁坏。


根据《江西省湿地保护条例》,占用湿地需经当地林业主管部门同意。调查发现,该区域占用湿地行为并没有经过林业部门审查同意。




彭泽矶山工业园管委会在未取得审批情况下,对园区内龙城镇双合村约600亩土地违规占用,不仅影响了当地群众的正常生活,还对长江沿岸的生态造成严重影响。




心连心化肥有限公司北邻长江大堤,仅仅隔了一条公路,距离不足100米。2016年2月23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原环境保护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长江黄金水道环境污染防控治理的指导意见》,要求除在建项目外,严禁在干流及主要支流岸线一公里范围内新建布局重化工园区。


生态环境部在2018年11月组织的针对九江岸线违规开发的专项督察结果显示:心连心化肥一期目前已基本建成,二期2018年初开工建设,目前车间土建基础工程已完成60%。


在矶山工业园区内侵占长江岸线的还不止这家心连心化肥,调查还发现,前祥织染、贝特利新材料、门捷化工三家企业已在该区域开展土建工作。


生态环境部专项督察人员在11月初在对当地进行实地调查时发现,瑞昌市码头工业城违规占用赤湖湿地。经查,赤湖湿地在2014年被列入江西省第一批省级重要湿地名录。检查时发现,大部分湿地已被填土侵占。


查看卫星图片,2015年3月,270亩地块卫星图显示,上述区域的湿地还较为完整,但到了2017年12月,这一地块已经建成了厂房。2017年3月瑞昌工业城的90亩地块,经过9个月后,湿地的面貌也发生了较大的变化。经调查,上述占用湿地行为,未经江西省林业厅审批同意。



3


违法成本低

竟变成犯罪理由



除了江西九江,其它各省沿江岸线及湿地也多次发生侵占问题。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地方已经用于建设码头、园区、企业、地产和城市内湖泊等。


这种以侵蚀长江岸线和堵塞长江水道为代价的开发会造成严重后果,直接危及长江生态和湿地环境,不仅候鸟迁徙地受到侵蚀,也极容易因为影响泄洪而引发洪灾。


生态环境部南京环科所生态中心专家蒋明康告诉记者:“长江的岸线非常宝贵,长江岸线谁占了就是谁的,因为违法成本低,长江岸线的经济利益太大了,利益驱动导致这种行动更厉害,如果违法成本高,肯定就不敢干了。”




调查组沿江发现的问题,不仅仅是偷排三废现象,还有侵占岸线和在湿地、保护区搞开发等问题。污染防治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三大攻坚战之一,但是有些地方对此却置若罔闻、不当回事。




这表明一些地方对生态文明建设这一中央重大决策部署贯彻落实不力。


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这不仅需要环保督察常回头、猛回头,更需要生活在长江边上的人记心头。